[登录] [注册] 社区论坛

品读架
站内搜索
介子平:编辑有无专业
| |

编辑无疑职业,专业乎?所谓编辑学,上世纪八十年代方有人提出。

于学无所不窥,乃编辑职业特质,故称“杂家”。“家”为一门,“杂”出多头。许地山说:“为学有三条路向:一是深思,二是多闻,三是能干。第一途是做成思想家的路向,第二是学者,第三是事业家。”编辑大概介乎第二第三者间。先前此事此业者,多为文人客串,或教授,或作家,或功名,或员外,乘兴而来,兴尽而归,皆在业余状态,来无请无踪,去潇洒临风。如此,不断有新鲜血液输入,新陈代谢,生机勃勃。好编辑不说没完没了的节日快乐,却道有根有据的这般那般。非恶奴欺主,乃点石成金,谁说我编辑其次,风骨其间耳。

坐而言者,起而可行,此客串者特征,但为职业,另当别论。曾问及一位电视台名主播,过嘴内容记得几许,告知播完即忘,诵读时,仅在意发音句读之准。编辑也如此,只在意字句对错,标点准确,入纤尘微观,而宏旨不见,辨墨色五分,而面貌不全,久而久之,便有了文有惊雷、心似平湖之定。仔细乃编辑素质,也束缚,编辑历久,与会计似,咬文嚼字,锱铢必较,与大夫似,我为刀俎,人为鱼肉,赤条条庖丁解牛非人酮。

过分喜欢书者,勿开书店,自每本书里,俱能觅得可取之处。其也无法作编辑,往往忘却职责所在,手软留情遗患。其害最终在读者,浏览全书,未见精彩,又不忍有一页没一页地跳跃,生怕存遗珠而失察觉,此害无补,读毕方悟,时间已浪费殆尽,契诃夫曾言:“如果邮差知道其邮袋里装着多少愚蠢、庸俗、荒唐的废话,他们就不会跑得那么畅快,且定会要求加薪。”昔时,书于竹帛,镂于金石;今者,流通市场,滥竽充数。人物偶像化,故事模型化,作品系列化,文字表现片段,背景构成故事,畅销书的共通特性,页面空白多。如今,出版界已无坐馆课徒之幼苗培植、制作常销之从长耐心。在意眼前利益,竞争无情;计较一时得失,生计维艰。

蒙田《论经验》云:“与其他任何主题相比,书是书籍谈论最多的主题。”其实,人比书有趣,编辑比作品有趣。宁存书种,毋苟富贵,重义理;薄有田产,不治主业,轻功利。基于某种内心的执着追求,默默行进,别人想归你哪一派,实则你在寻求专业突破。编辑在文字的构架空间,以自己的审美情趣、文化修养与作者对话,挑剔作者的同时,最终挑战自我。诗人气质,满腔热情,编辑素养,冷面直对。

编辑不是传教士,只是为作者与读者提供了相约谋面的机会,稀罕的意外,是遇到两方面的了解。当下编辑恰恰多有不及此者,若及,即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