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社区论坛

沙龙厅
站内搜索
缪宏才
| |
缪宏才: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社长总编辑。
 

 
数字阅读带来国民阅读行为的变化

  关于数字阅读、数字出版,早已是一个全社会性的话题,关于其优劣、利弊、未来等,均已被彻彻底底地分析解剖了无数遍,可说的话其实已不多。且这个问题本质上是一个实践性问题,在数字技术以及对数字技术的应用没有新的突破前,对它的认识和理解不大可能取得质的飞越。
  
现代出版,在高新科技的背景下(不仅是数字技术,还有材料技术、设计技术等等),过渡、转型已成为其一项基本属性。但从纸质出版演变为纸质出版数字出版并存、从纸质阅读演变为多媒体阅读,这和当年纸张取代简帛有质的不同。譬如交通工具,飞机火车再快捷,也不能取代自行车汽车。目前来说,纸质出版和数字出版、纸质阅读和数字阅读,都有对方无可取代的属性,即有其存在的合理价值。今天,有纯粹纸质阅读的人,但绝没有纯粹数字阅读的人。
  从社会价值链来说,出版的目的意义是很小的,其主要是一项工具,即人类促进文化发展的一项工具。纸质阅读或数字阅读,只是不同的阅读方式。不必去讨论数字阅读在信息浏览和检索上的优势,也不必去论证纸质阅读在专业研究上的便利;需强调一点,阅读,无论阅读内容的选择,还是阅读方式的采用,都是很个性很私人的。因此,无论纸质出版数字出版、无论纸质阅读数字阅读,丰富多样比道同风一要好;政府部门或媒体舆论对此问题,百花齐放、各显神通比统一命令、标准答案要好。甚至,连倡导都有点多余。也许,几十年以后,回首一看:盲人摸象、痴人说梦,自己都会觉得好笑。身处转型期的过客,宿命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