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社区论坛

思想库
站内搜索
贺圣遂+姜华:出版的品质
| |
出版的品质由出版人的品质决定
 
  人有人品,书有书品。书的品质是由出版的品质决定的,而出版人的品质又最终决定着出版的品质。宋人对文化满怀深情,刻书以利天下,精益求精的态度使得宋刻本质量上乘,为后世所重;明代经济发展,私刻盛行,刻书纯为牟利趋向显著,导致部分刻本粗制滥造、错讹甚多,以至于顾亭林在评价明代监刻本时,发出“此则秦火之所未灭,而亡于监刻矣”的喟叹;鲁迅更有“明人刻书而书亡”的愤言。宋刻本的精良与明刻本的粗劣,究其根本,正系于出版人的品质。
  出版人的品格与追求,决定了出版的品质与成就。优秀出版人永远是那些崇尚文化、志趣高洁、德才兼具的人类精英。他们心怀理想,身负使命,以窃火播光的虔敬和热忱,造就了出版的辉煌,推进了社会的进步。中外古今的出版先贤,其事业彪炳千秋,其德性足为楷模,其嘉言懿行尤为引人深省。优秀的出版人大都有良好的文化修养,对文化和出版充满热爱、憧憬之情。他们是拥有理想和浪漫情怀的文化人,是真正的文化至上主义者,在他们的心中,文化和理想永远是第一位的。前述明刻本为人诟病,在于粗劣刻本的广布与刻书者的见利忘义。在这样的出版环境下,汲古阁主人毛晋的出版操守无疑突显价值。毛氏自小受其母“读尽经书”的教导,遍览载籍,自身学问和修养非同一般。后来毛晋父子聚书精刻,达587种,大都是经史诗文精品。毛氏刻书,力求尽善尽美,有些书在得到好的善本后,宁可将以前雕好的初刻本雕版废弃,因此,汲古阁书籍向以校雠精良、印刷精美闻名于世。为了刻书,毛晋皓首穷经,“夏不知暑,冬不知寒,昼不知出户,夜不知掩扉”;为求善本,不惜高价,可谓耗尽心血、散尽家财。正如有学者指出的,“在明末出版业很坏的风气中,他是独树一帜的”。英国企鹅出版公司的创办人艾伦·莱恩也是这样的人,他早年曾是一家出版公司的职员,有感于书店里销售的廉价图书都是些既缺乏想象力,又没有知识含量的消遣之作,于1935年创办了企鹅书屋,相继推出了“鹈鹕丛书”“国王企鹅系列”“企鹅古典系列”“海雀图画书系列”等影响深远的图书,为文化的普及作出了持久而卓越的贡献,莱恩本人也在服务大众的过程中书写了一个出版业的传奇。20世纪60年代初,当企鹅公司的总编辑戈德温为牟利而推出一本充满血腥和罪恶的漫画书《大屠杀》后,莱恩怒不可遏,率人冲入书库,将所有还没来得及上市的《大屠杀》全部销毁,他对戈德温说:“你可能是一个商业奇才,但你却不知道一本书不是一听黄豆。”对文化的热爱和憧憬,使优秀出版人主动而自觉地承担起启迪时代精神的社会责任。20世纪四五十年代,德国的思想界还沉浸在“二战”的阴影和迷茫中,人们思想麻木、精神彷徨,生活茫无目的。为使德国早日走出精神迷茫的深渊,使民众尽快振奋起精神,翁德尔泽博士放弃了本来的专业——文学研究(在大学里研究黑塞),进入德国苏尔坎普出版社工作。在他的主持下,自1963年始,苏尔坎普出版社相继推出了7种不同颜色的7个系列的大型丛书。这个书系像一道亮丽的彩虹,照亮了德国的精神苍穹,为整个德国思想文化界带来了一股春风,使德国的民族精神得以重新构建,为德国的再次复兴提供了不竭的智力源泉。翁德尔泽还特别崇尚与时俱进的出版理念,出版了很多名不见经传但个性鲜明的年轻作家的作品,其中许多人日后成为蜚声世界的著名文学家;在社会科学方面,他出版了霍克海默、阿多诺、马尔库塞、本雅明、哈贝马斯等人的著作,并使这些著作走向世界。
  出版的本质在于传播文化、传递思想、造福人类,优秀的出版人具有探索、发现、坚持和传播真理的热情,并以极大的勇气、独特的眼光催生出有价值的思想,为社会的发展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1776年1月,在美国宣布独立前夕,北美殖民地出版了潘恩的小册子《常识》,这部小书激烈反对英国在北美的专制统治,鼓吹独立,3个月内销售了12万册,影响遍及殖民地的每个角落,在当时北美人民甚至大陆军高层还因是否独立摇摆不定的时候,已在思想上使美国获得独立。果然,该书出版6个月后,美国宣布独立。1938年,胡愈之主持的复社突破种种限制,在极短的时间里突击翻译出版了埃德加·斯诺的《西行漫记》,半年中重印五六次,使国人对于中共及其领导的军队有了全面了解,并使共产党领导的民主革命在全国范围获得普遍的同情和支持。同年,胡愈之还组织190多位文化人和工人,仅用三个多月时间就出版了20卷共600多万字《鲁迅全集》,“开中国出版界之奇迹”(许广平语),此举对于鲁迅思想的保存和传播作出了贡献。
  出版获得持续繁荣发展的动力来自优秀作者的发现、扶持和培育,优秀出版人拥有特别的鉴别力,擅长发掘和培养优秀的文化人才,心中始终将作者放在最重要的位置,而自己甘心做第二小提琴手,努力为作者提供最周到的服务。兰登书屋的创办者之一瑟夫,在写作、演讲、主持等方面成就卓著,但他为了出版梦想,甘心牺牲了自己多方面的才华。瑟夫主持的兰登书屋以高品位著称,拥有威廉·福克纳、艾萨克·戴森、安德烈·马尔罗、罗伯特·格里菲斯、埃德加·斯诺、菲利普·罗斯、威廉·斯泰伦等大批知名作家,他不仅成就了美国文坛上的许多著名作家,也造就了一家闻名世界的出版社。贝内
特·瑟夫之子克里斯托弗·瑟夫在回忆其父时说过这样的话:“完美无瑕的文学趣味,不可思议的商业本能,用之不尽的精力与激情,天才的公关与销售技巧,坚定而又兴致勃勃地把握每一次机遇的决断,充满孩子气的魅力,令人信赖的诚实,在逆境中仍不失风趣幽默的惊人才智,不偏不倚的公正与慷慨;迫切受人欣赏、喜欢的强烈愿望;不让自己板起面孔做事的坚持,对自己的好运气总是感到高兴的满足。”瑟夫是出版家的典范:为了卓越的作品和心爱的事业,优秀的出版家常常能“牺牲自己”,经常忍辱负重——瑟夫曾多次忍气吞声,放下架子,迁就作者——为了德莱塞的优秀作品,他忍受了作家将热气腾腾的咖啡泼在脸上的屈辱。
  概而言之,一名优秀出版人应该是这样的:学历无论高低,必须有良好的修养,对
文化和出版充满热爱、憧憬之情。如前所述,他们不仅有自觉承担启迪时代精神的社会责任感,有将文化的圣火通过自身的出版活动播撒到更广大的民众中去的雄心与抱负,还往往能敏锐地捕捉到作者灵光一现的创意洞见,并凭借自身的独特眼光与职业热诚,激励、呵护尚在“孕育”中的“文化精灵”,使其完美降临人世,而不致“胎死腹中”,从而催生出有价值的思想并使其广为传播,为社会发展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